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第37章 配合
37-配合

项云间直接开了个队伍, 没多久,严慎也被拉进来。

“好久不见了。”严慎问,“你这宣言是怎么回事?”

乘风很得意, 问道:“够狂吗?”

“很狂。”严慎笑着点头, “不错,很有我军风格。”

乘风听到好几次这个形容了:“你军风格到底是什么?”

严慎被问倒了。

这个很难一言概括。准确来说,所有能赢的技巧、风骚的操作,都可以是我军风格。

以前没有出现过的, 但只要够强, 也可以是。

我军风格随机应变, 海纳百川!

严慎想说, 走所有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项云间在边上接了一句:“人可以菜,胆不能怂。”

“哦……”乘风恍然大悟。

那沈澹可真是联大的代表性人物。

项云间玩笑道:“队友可以卖, 比赛不能输。”

乘风一惊:“队友可以卖?”

“如果菜的话。”项云间收敛了点不正经,“当然只是游戏里, 实战绝对不行。”

乘风:“哦。”

网友对项云间表现得很熟稔,态度也尊重许多,显然都是老网友。

他出现之后,一直有人在世界里问:“陪练吗?”

项云间瞥见, 回了一句:“陪练吧。联大的学生组一下。”

“慕了,别人家的学长。”

“我来了大佬们!”

单兵系的班长火速组了个散队, 见人数差不多了,朝项云间发起挑战。

这次是个20人团的混战副本。

又是少对多,乘风刷新在城市地图,感觉周边全是敌人, 犹豫要从哪里入手。

项云间语气随意,在队频里安排道:“严慎跟一下乘风。你主攻,我给你打辅佐。”

严慎已经扛着枪往乘风的位置追赶,说:“随便哪个方向走。”

乘风干脆往北面的路线杀去了。

项云间边走边看评论区,划水意图明显,不像是来比赛,更像是在开答疑课。

“作战意识可以培养吗?搜索一下意识的定义,大部分人是可以的。”

游客:笑死了。小部分人的范围是针对沈澹的吗?

项云间说:“沈澹当然也有作战意识,只是职业思维很难逆转。普通单兵看见对手,第一时间的作战意识就是反击,好比你打架的时候其实不会思考太多,打就打了。但是数据分析师看见单兵,攻击武器、距离、范围、撤逃路线、实力水准等等,一条条冒出来。等走完程序,机甲已经可以埋了。”

游客:那乘风呢?她不也是学副指挥的吗?

项云间笑了。

小机器人的世界,普通人怎么能懂?

乘风跟严慎不是第一次合作,彼此不用交谈,已经开始默契地打好配合。

黑色机甲在地图上方可谓所向披靡,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已经收割了两个人头。

有人兜底比有人拖后腿要助力很多,乘风得到后方保障,整体作战风格都大胆凶猛起来,乃至是有点彪悍。

她最大的含蓄可能就是,能打一枪的对手,争取多打一枪补个刀,以表示对“反派命长”规则的尊重。

严慎跟在她的身后,隔着八百米远都能感受她的杀气。

不得不说,当身体素质和射击精准度这两个最致命的缺点,都因为机甲性能补足之后,从对手的角度来看,乘风强得有些可怕。

游客:杀疯了杀疯了!

游客:手操机甲最大的优势我看出来了,攻击速度快,只要手速跟得上,甚至可以多个武器同时进击,传感机甲就不行,瞄不准。

游客:那么高频的键入,手指不会抽筋吗?

项云间盯着观察许久,直到乘风的背景脱离视线,才把注意力重新转回评论区。

他在下方帮忙清扫战线,闲聊似地说:“说到作战意识的话,有一些经验是比较通用的。比如对战的时候,优先击杀的目标。”

评论区立即跳出一排相同的回答:狙击手!

严慎:“??”

乘风也看见了,忍不住回头瞥了眼某处。

严慎再次回忆起被乘风支配的恐惧,脚步跟着停滞下来。

虽然很离谱,他还是解释了句:“我现在是你队友。”

乘风:“……我知道。”

严慎不信。

你知道那你留个一秒的停顿是什么意思?!

游客:严慎怂了?这合理吗?

游客:你忽然补这么一句话我很难不脑补。

游客:快把严慎调走,危。

项云间声音里带着淡淡的笑意,说:“狙击手跟着乘风,很安全。她擅长数据分析。”

狙击手在人数较少的对战里优势不明显,需要主动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

没有比乘风更擅长分析地图的人,她走过的地方,一定程度上可以保证没有埋伏的风险,严慎打得也更加自由。

项云间说:“以前严慎一般都是跟着江临夏的,可是江临夏跑得快,遇到危险自己先遛了,狙击手就很被动。”

游客:呵呵,你以为现在有好到哪里去吗?

手操机甲最大的优势就是灵活多变性,这在乘风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她恨不得搞个武器秀,将身上的弹药库全部远程赠送给自己的对手,即便是面对面的一挑多,也完全不带怕的。

状态上来,乘风彻底化作一匹脱缰的野马,四处奔腾,负责掩护的严慎竟然追不上她。

在看见手操机甲利用攀爬能力直接从外墙翻越到对面的街道,严慎忍无可忍,第一次在战场上对自己的战友叫道:“你等一下!”

项云间:“嗯……”

乘风从对面翻了回来,失望问道:“你们是不是不行?”

严慎被气笑了,原路折返,叹道:“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

游客:乘风难带还是沈澹难带?

游客:单论战力,你强还是乘风强?

游客:不要挑拨。

“不知道。我对手操机甲不了解,目前不一定打得过她。”项云间回答得挺坦诚,“沈澹其实不难带,不要想着去带她。”

网友们刷了一排的问号,觉得他真是没有见过这个世界的疾苦。

受害者连起来可以绕联大一圈。

项云间:“下一局可以试试。”

一个混战副本,在教学中硬生生打出了“爱与和平”的风格。

凭借绝对的火力压制,三人没什么阻碍地推完了整个副本。

乘风感受到了被辅助的快乐,一场拿到十二个击杀,身心舒畅,原先偏向孤狼的天平又稍稍往团队的方向靠了点。

回到活动大厅,项云间果然把沈澹也拉进了队伍。

沈澹有点受宠若惊,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邀请她进队。

项云间说:“准备开下一把。对面组好队了直接挑战。”

第二局很快开场。

地图刷新后,沈澹想往乘风的方向靠近,项云间打断了下,说:“沈澹,帮我开一下右路。你走前面,小心不要暴露。”

沈澹心情正好,觉得跟谁搭档都一样,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好吧。”

手操机甲在侦查上是有优势的——仅用于移动的时候。

这个沈澹也可以做好。

项云间跟她跟得很近,沈澹每次想要暴走,都会被项云间压下来,摁在侦查的板凳上无法动弹。

一会儿让去街对面确认一下敌机的位置,一会儿帮忙放个风筝吸引一下火线,一会儿让标注一下安全范围。

打过半场,沈澹上头的热情逐渐消退,也琢磨过味儿来。

……这特么跟数据分析师有什么区别?

游客:??

游客:项云间,老保姆了。他不一定最能打,但一定最会带孩子。

游客:差点忘了,项云间的队伍里也一堆神经病。

游客:很有我军风格。

乘风觉得很神奇,到后面也想试一试。看见沈澹在队频里百无聊赖地打坐标,申请道:“朋友,帮我标一下前面的敌机。”

沈澹的机甲停在马路中间,片刻后带着点无法忍受的愤怒,阴恻恻道:“我跟你隔着大半个地图,我标了点位他们就不会再动了吗?还是您的炮火能穿过半个场地直接秒杀?”

乘风:“噫——”

人类的社交真是复杂。

项云间笑道:“禁止侮辱队友智商。”

沈澹按捺不住了,激动问道:“什么时候能让我上场?!”

项云间很大方地说:“你找一下对面领队的位置,找到就让你杀。”

“行吧。”沈澹用力敲击着代码键,“你说话算话!”

“这要怎么找?”项云间依旧慢条斯理地读着评论,“单兵肯定会围着队长跑,已经扫了半个地图,结合乘风那边的战况,按照兵力分布的规律,可以大致推算出对面领队或指挥的位置。”

项云间“嗯”了声,又补充一句:“但我们队伍里不只有一个数据分析师。”

还是让沈澹失望了。

在她怀着热血赶赴目标的时候,乘风跟严慎比她更早一步抵达战场。

最终迎接她的只有几具机甲的残骸以及“游戏胜利”的巨大巨标,还有乘风无辜的耸肩。

沈澹切实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

除了她,所有人都很快乐。

比赛氛围轻松愉悦,虽然是一面倒的局势,但画风十分和谐。学弟学妹们也表示受益匪浅。

又陪他们打了两局,项云间解散队伍,说道:“走了。”

一众学生意犹未尽,想要挽留,看一眼时间,才发现模拟训练也快结束了。

项云间给乘风发了条私聊。

向云间:学到了?

叶归程:没学会。

叶归程:你好会骗人。

向云间:?

叶归程:好厉害!

严慎收拾好东西,催促他下线吃饭。

项云间皱着眉道:“我现在觉得孩子长歪,也不一定都是家长的责任。”

严慎也觉得是。

乘风本来就黑。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七夕,但我知道跟你们没什么关系,我就是提醒你们一下【doge】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