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第36章 拿捏
36-挂件

乘风以为沈澹要去干架, 结果她只是低垂着头站在原地。

几秒过后,世界频道跳出几条消息。

爱与和平:你以为你就很厉害?跑位蹦蹦跳跳断断续续像是在坟头赶场蹦迪,让你往东面迂回你非上赶着要去西天取经, 子弹打你脚边还在仰着头傻傻望天, 霸道总裁的小甜心都没有你能演。

爱与和平:今日三省吾身了吗?射击命中率多少?移动反应速度多少?切装频率多少?从头到尾就使一套装备,你这种驾驶水平还需要手吗?随便舞两根棍子都比你来得灵活。机甲设计师看见你的操作都恨不得举刀砍了你的操作台。

爱与和平:还拉踩我来洗白你的菜,你的自尊心配吗?

对方被她气懵了, 半晌没打出有意义的文字, 连反驳都显得很无力:“你的菜特么还需要我拉踩?!你到底要不要脸?”

被一个菜逼的数据分析师羞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

你明知道她比你菜,可你就是战胜不了她。

再吵下去, 对方会开始上数据、上动图, 上所有能让你心梗的资料。

这人间不值得。

沈澹大获全胜,抬手理了理头发, 面不改色道:“好了。他们就是喜欢造谣,还特别笨,不说得直白一点, 根本听不懂我的话。其实照我教的打,队伍是能赢的, 可惜他们太菜。”

乘风有些怀疑, 悄悄查看她的战绩。

因为是新账号, 所以对战记录只有三场。但她们两人是同时来机房的,乘风因为注册流程不熟悉稍微浪费了点时间。而就是那么短短的一段时间, 沈澹光荣得拿了个三败记录。

沈澹说:“你可能不大懂三夭的网络生态,大家都是同学, 我来教你。”

·

单兵系的模拟训练长达四个半小时。

进程刚过半,指挥b类这两位手操机甲师的传说已经开始在三夭上流传。

江临夏吃到了瓜,惊讶地分享给自己兄弟。

夏天有什么好:【图片】所有人。

再莽一点:爸爸来了?这是谁?那么欠打。

家里真的有矿:新生不打, 浪费时间。自己去官网开悬赏。

向云间:这种傻逼不必分享。

夏天有什么好:这是你们的乖女儿。

向云间:??

再莽一点:肯定是江临夏教的。

家里真的有矿:老夏过分了,她还只是个孩子!

夏天有什么好:靠!去你们的!

夏天有什么好:乘风才去教官手上一天就学坏了,联大这种机制真的没问题吗?都教了些什么啊?

夏天有什么好:而且她现在还在跟沈澹一起打训练。【忧心忡忡】

再莽一点:这个名字有点儿耳熟。八卦点读机·夏。

夏天有什么好:八卦点读你妹。就是那个连混新手区都未尝胜绩,隔三差五被挂墙头公示,却以最高分被招进联大的状元啊!

家里真的有矿:哦——有印象了。

沈澹最出名的其实不是她的菜,毕竟新手区菜的人海了去了。但她是唯一一个,顶着一众对手唾骂,却晒出联大录取通知书来打脸的人。

因她口气太狂,所有人都以为她进的是手操系,惊骇之余,去联大官方账号下猛敲键盘,痛惜联盟top学府之一竟堕落至此!

并表示我也想考。

由于请愿的网友数量太多,严重影响后台办公,官方不得不提前出具招生名单,证明沈澹进的其实是指挥系。

还在结尾的公告中小心戳破了众人幻想:沈澹这种水平的手操,是连机试资格都没有的。

沈澹因此一战成名。

当时三夭论坛里,有一个冷门贴被踢了上来。

【应该如何抱住b类爹的大腿?一般b king爹都喜欢什么样的挂件?】

最新的热门回复是:

“代入一下沈澹,我要做个不孝子了。”

“怎可认贼作父?”

“联大这届新生逃不掉了,毕竟沈澹是状元。你们还要被支配四年。”

网友们心情很复杂。

一面觉得还好联大是清白的,一面发现原来菜逼是个副指挥,以后放嘲讽的时候总要忍不住地心虚。

夏天有什么好:听说她因为打架导致手受伤,没能参加这次新生联赛。

向云间:是“乘风原来是联大校长远房亲戚”的那种听说吗?

夏天有什么好:是的。

向云间:好。

项云间他们还没有正式开课,正好最近空闲,干脆登录三夭看看情况。

此时乘风已经打到第四局,项云间在人群中找到她,发现她的表情并不是非常开心,甚至还有点苦大仇深。

中场休息期间,她站在活动大厅的角落,磨磨蹭蹭地不点击开始,一会儿摸摸衣兜上的纽扣,一会儿检查一下衣领翻折的角度,小动作不停,心理活动也很强烈。

沈澹则站在旁边与网友们激情对喷,情绪高昂,想多来几场。

稍事休整,乘风还是接受邀战,新一局再次开始。

项云间选择旁观,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诚然来说,沈澹的手速是很快的,但事实证明能学好数据分析的人不一定能玩得好机甲,两者的代码库就完全不重合。

沈澹最大的问题是缺乏足够的作战意识,导致行动速度迟缓。应对措施虽然正确,但就像是开了八倍速延迟一样,别人已经进行到下一波节奏了,她才刚走完分析程序开始应对上一波的攻击,然后打了个寂寞。

到了危险时刻,来不及分析数据,那就是“跟着感觉走”。

同样是手操机甲,沈澹的系统像中了什么大病毒,只能靠乘风一个人carry全场。

如果沈澹只是一个和平挂件也就算了,问题是她对战局的参与度还挺高。

对战中的沈澹,仿佛开启了第二人格,性格极为热情。

为了给乘风打掩护,她开着机甲在地图里左右横跳,好几次还试图牺牲自己拯救输出,结果严重扰乱了乘风的节奏跟视角。

乘风玩得如履薄冰,心态快崩的时候忍不住调转炮口暗戳戳地怼向队友,又在良知的挽留下转了回来。

项云间几乎能想象到乘风绷着张小脸,对着沈澹碎碎念的模样。

乘风,记仇。

他点开乘风的对战列表,扫了一遍,诧异发现这姑娘虽然打得艰苦,但目前还保持了全胜的战绩。

而且大部分都是多人组队混战,着实挺不容易。

相同的场景网友们已经看了许多次了,还是忍不住的酸。

“沈澹让我觉得,我上我也行。手操机甲新一代双子星,一个必然是乘风,还有一个可以是我。”

“乘风果然很强,带着个一百二十斤的秤砣还能凯旋。”

“秤砣也有梦想啊!【震声】”

“乘风放心飞,阿妈的翅膀已经做好了!”

“你们不行,你不知道姐姐有多努力,她最强的其实不是她的操作,而是她的意志力好吗?她要克服内心深处的惭愧跟羞耻,才可以站在这个舞台对网友吹大话。”、

沈澹看见了那条评论,抽空回复一句:“为什么要克服羞耻?军校生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还是趁早转行吧。”

网友们无语凝噎。

她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抱着这种战绩说出这句话的?

反复的刺激下,人民的智慧忽然觉醒。

“不对啊,沈澹不是进的指挥系吗?为什么现在跟单兵系的学生在一起训练啊?”

“靠!一语惊醒梦中人!联盟大学,你校学生公然逃课,请严惩。”

“联盟大学,能不能封掉她的账号?三夭是万恶之源,只会分散她的学习精力!救救孩子!”

管是没有人管的,联大自己也很想管。

守在屏幕前的手操教官正捂住胸口,深感五味杂陈。

一个是手操系未来的中流砥柱,一个是山体滑坡般的泥石流,他欣慰与沉痛的心情共存,生怕乘风被人带坏,竟不知道该说命运公平还是不公平。

五分钟后,沈澹的疯狂碰碰车游戏,在乘风的稳定发挥中顺利结束。

数人从副本中被传送出来,活动广场传来一阵热烈掌声。当事人却两手揣兜,神色凝重地走向角落。

手操机甲门槛太高,没落已久,乘风今天下午的表现可谓耀眼,几乎重置了网友这么些年对手操机甲的固有认知。

然而越刷到后面,乘风自己,包括一部分对手,都发现了一点问题。

乘风学习过的数据库是十几年前的,后来机甲结构更新,有一些代码已经不适用了。这导致她的机甲偶尔会出现一些古怪的动作。

为了保证安全,她的打法只能趋向保守,攻守方式也转向单调。

短短两个小时的训练时间,或许是她的横空出世太过声势浩大,已经吸引到一部分专业人士对她进行系统分析,后几场的比赛,乘风明确察觉到自己有在被针对。

沈澹还喜欢拉着她打多人局,让本就不幸运的机器人被迫超负荷运转。

乘风又不好意思直接跟她说:你好菜,我想打高端局学习。

这是战友!她应该包容。

“你真的厉害,你是第一个能带我上分的人!果然还是指挥类的同学比较好沟通。”沈澹对乘风的消极状态一无所觉。今天是她人生最高光的一天,接连的胜利将她的萎靡一扫而空,她遗憾道,“如果不是单兵系的分数太高,我也去手操系了。”

乘风没搭腔。

沈澹计算了下时间,又说:“还有两个小时,我觉得我们加快一下效率,能刷到15胜!”

乘风绝望:“啊……”

沈澹:“怎么了?”

乘风脑子里都是那个一团黑线的表情包。

·

项云间站在人群外围,准备上前打招呼,信息栏亮了一下,跳出乘风可怜兮兮的求助。

叶归程:救命啊。

叶归程:【咬牙强忍】

项云间觉得很好笑。

向云间:知道了。

没多久,全屏界面闪过一条醒目的信息。

【喇叭】向云间:叶归程,大佬,带带我。

“??”

“项云间,不要脸。”

“压榨童工是犯法的,朋友们。”

乘风如蒙大赦,当即拒绝沈澹的准备请求,说:“我要走了,我要去带他。”

沈澹调出项云间的后台数据,茫然道:“他不需要你带吧?”

乘风说:“我被他拿捏了。”

沈澹:“因为什么?”

“因为贫穷。”乘风说的都是实话,“我的朋友还在他手上?”

沈澹脑子转了一圈,迷惑道:“啊?联盟拐卖非法?”

乘风说:“嗯。但我朋友是他买的。”

沈澹:“??”

乘风忙不迭地说:“我走了。”

她飞快退出队伍,朝项云间跑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