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第35章 教训
35-对战

活动大厅是一块开放区域, 此时来来往往跑动着不少奇装异服的玩家。

除却普通的三夭网友,一部分人贴着联盟大学的校标,还有一部分人贴着一军的校标, 应该都是来做模拟训练的新生。

乘风刷新在中间位置, 头顶的宣言过于显眼,属于路人看见都忍不住惊呼一声的水平。也着实发挥出了预料中的水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已经拉稳全场仇恨。

对于三夭网友来说, 没有自知之明的玩家比比皆是,隔三差五会出一个跳梁小丑。他们要做的就是从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层面让对方明白这个世界的广阔。

水很深, 把握不住, 以后别来。

当然也有赶不走的,反正两者必死一个。

于是周围人毫不顾忌地用语言来表示自己的愤怒与不屑。如果不是三夭自动屏蔽了他们的脏话, 估计现场已经是一片草的海洋。

“??好家伙,又来一个疯子。”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这是今天的饭后娱乐吗?居然还是联盟大学的。这些高校的招生标准总是让我对联盟的未来充满了怀疑。”

“联大拿了四连冠之后就越来越飘了,这么狂妄, 明年会哭着跪下吗?”

“这能忍吗?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上?别让我瞧不起你们!”

“就这小矮子,跪下我都看不见。”

“今天她不被虐到改宣言销账号, 在座的每一个三夭玩家都有责任!”

群情激愤的模样, 让乘风差点怀疑她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她觉得其实还行?

在人物形象上, 乘风除了给自己加了顶假发,别的基本没有变动。

联大学生一眼认出她, 感觉被深深内涵到了,想跟着放嘲讽, 又不大敢,毕竟乘风的机甲水平尚且未知,而且对外而言他们是利益共同体。

边上的网友还在叫嚣, 联大校友怕乘风一时冲动跟他们干起来,将人围在中间,好言相劝:“姐,要不还是改了吧?当然我不是说错,只是这句话不大符合您温柔知性、聪慧冷静的性格。”

“不是说您比不过他们的意思,而是……好吧,其实就单兵来讲,我觉得你未必会比我强。”

乘风摇头拒绝道:“教官不会答应的。”这可是一辈人的用心良苦。

学生登录完毕,教官刚腾出空,通过机房后方的屏幕监控三夭广场,确认这帮猴爷爷们没给他惹事。猝不及防看见乘风的宣言,配合着她的语气,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乘风……

啊?这就是紫微星吗?总是能超额完成他布置的任务。

但是真的不必!

这帮人挡了乘风的视线,乘风拒绝了两次没有起效,也不耐烦了,挥挥手轰赶道:“都让开,我要看看外面的世界。”

无数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你永远救不了一个想找死的人。

青年们犹豫片刻,向两侧退开。

在分出来的狭窄走道中,乘风又一次看见了沈澹。

对方仍旧是那副无精打采的模样,仿佛情绪对她来说是件奢侈品。斜着眼往乘风脑袋上看了几秒,挠挠头发,若无其事地转身离开。

那漠然又萎靡不振的派头,表现出来就像是瞧不起人。

这人肯定忘了上午的时候还叫过她爸爸。

乘风也高冷地移开视线,假装没有关注。

面板上,各种邀战提示不停响动,短时间内已经堆积了上百条。

乘风直接忽略详情,随机选了一个申请,点击应战。

场景载入后,乘风才发现,她进的是一个五人混战副本。地图是最常见的现代都市,五台机甲分别错落在不同的街道。

备战的30秒里,房间观战人数直线飙升。游客们通过世界频道向几人喊话,评论区的信息也飞速刷新。

“来了!让我看看说大话的人是不是真的会闪了舌头。”

“不要打得太猛,给对方一点喘息的机会,否则起不到教育的作用。”

“这把我很难站联大啊。”

“要求不高,起码坚持一分钟吧。”

“要不还是一对一挑,不然怪欺负人的。把女孩子打哭了怎么办?”

乘风熟视无睹,点开地图,确认一下各方位置。

她所在的地点不大凑巧,恰好被三台机甲合围。

虽然这是一个单人混战副本,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四剿一。

不过这也算是一个重要情报。有时候合围有个更美丽的名字,叫做“送人头”。

倒计时的最后三秒结束,五台机甲同时行动。

其余四台机甲毫无悬念地朝着乘风发起总攻,评论区的画风已经开始步入到同情乘风并为她安排好退网流程上,黑色的手操机甲却不慌不忙地原地变了个型。

所有的手操机甲手都爱变型,这应该可以说是手操机甲最酷炫也最高光的场面,满足了所有机械爱好者童年时期的幻想。

然而大部分驾驶员根本无法应用机甲各个形态间的优势,往往是刚装完一波,还摸索着功能,机甲已经没了。

眼瞅三台机甲已经逼近,最心急的狙击型机甲【七星】甚至连炮火都出膛了,黑色机甲才刚变型完毕,朝地上一扑,紧贴着地面,以隐蔽的姿态撤离现场。

落下的炮火在原地炸出一阵浓烟,土石的碎屑与绿植的残骸在烟雾中飞迸出去。

七星驾驶员还在寻找乘风的踪迹,黑色机甲已经转移到他的视野之外。

等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暴露,由于距离过近,满身的武器库还没有出手的机会,已经被乘风迎面轰了一炮。

一血!

成功狙杀了七星,乘风也没有过多停留。

手操机甲在城市地图里飙出了风驰电掣的速度,直接就着趋势,踩着机甲的“尸体”向上一跃,同时从机身背面抛出几根“触角”,攀住墙面,侧立起来。

由于太久没有对战手操机甲,众人都快忘了手操机甲还有爬墙的功能。

尤其这个功能十分不好应用,一个控制不好,立马出现字面意义上的翻车。

然而乘风手下的机甲,宛如进入了自己的主场,灵活顺着外墙调转了方向,拉高视角,以高度差袭向对面街道的敌机,出手不带半点犹豫。

连续的两枚炮火在众人高悬着心脏的屏息中精准命中,同时也响亮地打在他们脸上。

二杀!

评论区停滞了,只有零星的几个问号在表达自己的困惑。

乘风直接一个回马枪,解决后面紧追着自己而来的第三台机甲,不给对方留丝毫的机会。

三杀!

此时比赛时长刚好跳至30秒。

观众们用30秒的时间为乘风计划好了后路。而乘风用30秒的时间送三台机甲上了黄泉路。

他们扫见时长,喉头滚动,一个个像是被捏住了脖子,发不出任何声音,笑容也逐渐消逝,只留下嘴角肌肉抽搐牵动。

连续三名队友阵亡,仅剩的独苗苗意识到不对,减速想逃。

然而在追击这件事上面,手操机甲第一次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对乘风来说,规划好地图,变化好形态,还不是像二次元游戏一样简单?

第四台机甲没挣扎多久,就在黑色机甲的风骚走位中销毁了。

这一局短得众人始料未及,胜利的标识出来,观众还没回神。

乘风变回原型,将一个炮筒抗在肩上,朝头顶空鸣一炮,随后潇洒退场。

场景一片空荡,网友的三观跟地上的机甲一起破碎了。

“??!!”

“这就结束了?”

“靠!居然是手操机甲!”

“多少年了,没想到我还有机会可以对手操机甲说,‘你好快了!’。”

“这是传说中的那个谁吗?”

“录像了吗?这一局绝对能上今年的十大集锦了吧!”

“我都看了个什么?这是我这个年纪可以见到的东西吗?”

“对不起没反应过来,大佬再来一局吧我要给你打赏!”

再次回到活动广场,周围人看乘风的眼神都已经变了。自觉在她周围空出一米距离,作为对胜利者的尊重。

虽然对面那四台机甲的水平只能算普普通通,可是在一对四的劣势中能如此轻易且快速地挑翻,他们自认是没有信心的。

那些说过轻佻跟讽刺话语的人此刻正感到无比尴尬,默默咽了回去,私下品味。

事情就发生在不久之前,他们很难假装无事发生。只有几个脸皮较厚的人,还围在乘风身边跟她打听。

五分钟,再给他们五分钟,他们就可以没有心理障碍地为三夭手操届新一代领军人物进行欢呼。

乘风点开操作面板,觉得代码有一点点不一样。正在核对,沈澹穿过人群走了过来。

这位朋友的态度转变得十分自然,眼睛里终于有了点不一样的神采,带着乘风熟悉的语气,夸奖道:“你看起来还挺厉害。”

乘风抬高下巴,面无表情地道:“哦。”

沈澹问:“跟我一起组队吗?”

她们说话时,安静了些许的人群再次喧哗起来。

乘风耳朵动了动,切换到附近频道,发现这帮玩家正在指名道姓地骂人。

“救命,沈澹又换马甲了,现在的新号叫‘爱与和平’!”

“沈澹跟这两个词有哪个是搭边的!”

“就是这个菜逼,刚刚信誓旦旦地跟我说她很强,靠着花言巧语拖着我输了两局。我说她怎么菜得那么熟悉,原来是她!”

“三夭快管管吧,否则举报机制跟封号还有什么意义?”

“沈澹去了联大之后越发肆无忌惮,靠着校内账号不能被封重出江湖。我申请为她单人设立个黑名单,除了联大校友不能祸害别的无辜网友!”

“都是联大的手操机甲手,为什么神和人的区别那么大?”

乘风:“??”

沈澹顿了顿,说:“你等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在调整,争取不熬夜【颓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