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阳光 > 科幻小说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第32章 下雨
32-下雨

餐厅的隔壁是一栋商业楼, 乘风独自吃完饭,从大楼门前经过,发现商城外墙的大屏上正在播放一则机器零件的广告, 连标语都是如此的诱人。

【自定义装扮, 你的专属机器人。】

乘风被闪到了,眼睛都亮了起来。

联盟的机器人长得都好富贵!

她徘徊片刻,觉得要控制住自己, 最后还是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

在零部件的发开上, 联盟做的要比战后星好一万倍。

乘风喜欢拾捡废弃零件, 有些修修能用, 有些只有观赏用途。可大部分都是灰扑扑的、笨拙的外观, 跟格斗机器人完全不适配, 更加无法装载。

而联盟的新式配件, 精致小巧, 外形美观,可以独立搭载,适用于不同型号的机器人,都是乘风没有见过的, 她好想拥有。

在店里逛了半天, 最后乘风掏空口袋,买了一个银色的小型收音器。

等她从店里出来时, 外面已经下起了雨。

夏末秋初的大雨, 夹杂了一丝寒气, 导致空气的温度一阵热一阵凉,让乘风回忆起了战后星无常的温差。

干燥的地面被斜飞进来的雨滴打湿,乘风蹲在商场门口,望着外面绵密如白雾的大雨, 拿出光脑打发时间。

她点开三夭论坛,置顶的帖子就是官方送给联盟大学的喜报。页面两侧和底部还有红色的广告条,看起来特别拉风。

她划拉了一下,发现首页飘着的全是她的名字,简直可以用盛况来形容。

【分析一下乘风同学的数据分析(害羞)】

【同步模拟乘风的建模速度(建议普通人不要代入太多)】

【听说乘风是联大校长的远房亲戚,为了四届蝉联特意藏起来的底牌,是真的吗】

【借流量,顺便问一下联大的招生渠道都有哪些?挺急的。】

【乘风的手速跟上次破三夭手操记录的那个神秘人的手速相比,哪个更快更高更强?】

【本届新人联赛收益(粗计)】

乘风本来看花

了眼,扫到最后一条,陡然清醒,手指在标题上连续点了几次,直到页面完成跳转。

“小钱钱来啦!从本届热度及打赏数额来看,总收益在800万元左右。联大为冠军可以分割30,扣除税费及报名费,参赛新生平均单人收益在15万上下。另外四大阵营的学生收益则是在单人8000附近浮动。大一新生们暑假已经开始赚钱啦,恭喜所有参赛选手!”

评论区也很热烈。

“可惜是新生联赛,限制打赏,还均分收益,否则以乘风的热度,这次一把子暴富了!”

“学习好能当饭吃吗?当然能。”

“我压联大赢,从我爸那儿赢了三千块,谢谢乘风小姐姐!”

一万五,是笔巨款了。可以给格斗机器人换一层皮。

乘风欣慰地关掉页面,手指不慎滑向了下一则帖子。

【一军的报告也出来了。校方是急得没吃饭,都在那里分析乘风吗?这个学生威胁力真有那么大?】

“【视频】数据正确率在95以上,效率972。就算是军校联赛,到达顶尖也超不了这个水平了。这一家后面有教授点评,说乘风有绝对性的优势地位。”

“我天真地以为第一篇分析报告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还在那个帖子下面怼人呢,结果一军、二军的官方号都出来解释了……”

“别说了,二军指挥b类的学生,今年的开学课题就是这个。【流泪】”

“军校之间虽然争得惨烈,但认输一向都是挺痛快的,重要的是得知道为什么输。”

“联大每年都捡漏,今年又是在三军联攻中突出重围,而且这次终于不玄学了,估计三大军校自己都很兴奋。”

“你确定是兴奋吗?生源水平彻底断层了,我估计他们想杀人的心都有了吧?”

“乘风是直接断了下一届的路啊。心疼联大的学弟学妹们。”

“下一届关我乘风什么事?”

“神级数据分析师,这代入感不就有了吗?”

“乘风不是联大校长的亲戚吗?不管表现怎么

样,肯定要推到幕前来的。”

被那么多人夸奖,乘风有点不好意思。

她默默高兴了会儿,点击那个造谣的网友,一字一句回复道:“我不认识联大校长。”

想了想,又修改成:“滚。”

惜字如金真是一项优良的品质。

她点击刷新,想看看别的帖子,发现联盟大学的官方号跳了上来,就在几秒钟前。

【公告:联盟大学新生录取名单(特招)】

表格里,单兵系一般会排在指挥系前面。众人随手点击搜索,却发现乘风的名字找到了两个匹配项。

原本应该无人问津的对外公告,沉了几秒之后,被网友顶上来,前排被充斥着各种问号跟感叹号。

已经被炸了一早上的网友,脑子都是空白的。还是被这则公告里的信息伤得不轻。

“??我已经无法思考,还出现了幻觉。新人联赛的后劲都这么大吗?”

“乘风是叫叶归程吧?特意给了括弧应该是她?”

“出错了吧?为什么手操系里也有叶归程的名字?”

“等等,乘风是战后星的特招生,我忽然有了种不详的预感。不会吧?”

网友们吵得沸腾,疯狂联盟大学出来解释,然而官方号一直安静,过了几分钟,还新发了一条开学引导。

众人懵逼许久,反复点击刷新,确认名单是否二次修改。五分钟后,终于在强烈的冲击中接受这个事实。

“靠!手操跟指挥系的代码共通吗?我记得基本不重合啊!”

“怎么可能共通,连操面板都不是同一个,这两个专业之间是有壁的!”

“我擦,现在天降紫微星已经卷到这个地步了吗?!这合理吗?”

“所以乘风就是战后星的沧海遗珠?”

“妈的,所以联大一直嘚瑟着呢,这个时候发,故意的吧?另外几所军校的校领导们今天还吃得下饭吗?”

乘风低沉笑了两声,给各种大惊小怪的评论点赞,准备翻页时,身后突兀出现一道阴影,挡住了商场的灯光。

项云间打着伞,垂眸问:“你在这里干

什么呢?”

乘风抬起头,朝前方看了一眼。

雨小了不少,但还是有点大。

她说:“机器人是不能进水的。”

“哦……”项云间意味深长道,“一般来说,除了脑子,别的地方都不大会进水。”

乘风听出他在嘲讽自己。

这个人的面目怎么会那么丑恶?自己躲雨都要被他讽刺?

她往角落挪动一点,衣领却被身后的人拎住提了起来。

乘风想骂人,项云间径直拖着她走到商场门口,指着一台嵌入墙面的机器,示意她用身份卡刷一下。

乘风将信将疑地执行,机器中间的凹槽里推出一把橙色的大号雨伞。

项云间的语气放得很温柔:“懂了吗?”

乘风:“……”

项云间笑道:“人类的世界已经很便利了,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详细讲解一下。”

乘风把雨伞塞到手臂下夹住,碎碎念道:“我本来今天很高兴的。”

“小孩子才会喜怒无常。”项云间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爸爸们众筹给你买的礼物。”

乘风体会不到做别人爸爸的快乐,不知道这帮男生为什么如此热衷。

她用余光偷瞄了眼,发现里头是一个蓝色包装的盒子。

项云间:“便携式智能机器人。”

乘风振振有词:“我是一个很专心的人,不会背着老朋友去拥有别的狗子!”

项云间勾起唇角:“我问了专业的修理师,能不能从核心损坏的机器人里导出数据库。他说可以试试。”

乘风微张着嘴歪过头。

项云间揉揉她的头发,把袋子挂到雨伞的把手上,好笑道:“快回宿舍看看你的新狗子。”

什么呢?”

乘风抬起头,朝前方看了一眼。

雨小了不少,但还是有点大。

她说:“机器人是不能进水的。”

“哦……”项云间意味深长道,“一般来说,除了脑子,别的地方都不大会进水。”

乘风听出他在嘲讽自己。

这个人的面目怎么会那么丑恶?自己躲雨都要被他讽刺?

她往角落挪动一点,衣领却被身后的人拎住提了起来。

乘风想骂人,项云间径直拖着她走到商场门口,指着一台嵌入墙面的机器,示意她用身份卡刷一下。

乘风将信将疑地执行,机器中间的凹槽里推出一把橙色的大号雨伞。

项云间的语气放得很温柔:“懂了吗?”

乘风:“……”

项云间笑道:“人类的世界已经很便利了,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详细讲解一下。”

乘风把雨伞塞到手臂下夹住,碎碎念道:“我本来今天很高兴的。”

“小孩子才会喜怒无常。”项云间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爸爸们众筹给你买的礼物。”

乘风体会不到做别人爸爸的快乐,不知道这帮男生为什么如此热衷。

她用余光偷瞄了眼,发现里头是一个蓝色包装的盒子。

项云间:“便携式智能机器人。”

乘风振振有词:“我是一个很专心的人,不会背着老朋友去拥有别的狗子!”

项云间勾起唇角:“我问了专业的修理师,能不能从核心损坏的机器人里导出数据库。他说可以试试。”

乘风微张着嘴歪过头。

项云间揉揉她的头发,把袋子挂到雨伞的把手上,好笑道:“快回宿舍看看你的新狗子。”

什么呢?”

乘风抬起头,朝前方看了一眼。

雨小了不少,但还是有点大。

她说:“机器人是不能进水的。”

“哦……”项云间意味深长道,“一般来说,除了脑子,别的地方都不大会进水。”

乘风听出他在嘲讽自己。

这个人的面目怎么会那么丑恶?自己躲雨都要被他讽刺?

她往角落挪动一点,衣领却被身后的人拎住提了起来。

乘风想骂人,项云间径直拖着她走到商场门口,指着一台嵌入墙面的机器,示意她用身份卡刷一下。

乘风将信将疑地执行,机器中间的凹槽里推出一把橙色的大号雨伞。

项云间的语气放得很温柔:“懂了吗?”

乘风:“……”

项云间笑道:“人类的世界已经很便利了,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详细讲解一下。”

乘风把雨伞塞到手臂下夹住,碎碎念道:“我本来今天很高兴的。”

“小孩子才会喜怒无常。”项云间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爸爸们众筹给你买的礼物。”

乘风体会不到做别人爸爸的快乐,不知道这帮男生为什么如此热衷。

她用余光偷瞄了眼,发现里头是一个蓝色包装的盒子。

项云间:“便携式智能机器人。”

乘风振振有词:“我是一个很专心的人,不会背着老朋友去拥有别的狗子!”

项云间勾起唇角:“我问了专业的修理师,能不能从核心损坏的机器人里导出数据库。他说可以试试。”

乘风微张着嘴歪过头。

项云间揉揉她的头发,把袋子挂到雨伞的把手上,好笑道:“快回宿舍看看你的新狗子。”

什么呢?”

乘风抬起头,朝前方看了一眼。

雨小了不少,但还是有点大。

她说:“机器人是不能进水的。”

“哦……”项云间意味深长道,“一般来说,除了脑子,别的地方都不大会进水。”

乘风听出他在嘲讽自己。

这个人的面目怎么会那么丑恶?自己躲雨都要被他讽刺?

她往角落挪动一点,衣领却被身后的人拎住提了起来。

乘风想骂人,项云间径直拖着她走到商场门口,指着一台嵌入墙面的机器,示意她用身份卡刷一下。

乘风将信将疑地执行,机器中间的凹槽里推出一把橙色的大号雨伞。

项云间的语气放得很温柔:“懂了吗?”

乘风:“……”

项云间笑道:“人类的世界已经很便利了,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详细讲解一下。”

乘风把雨伞塞到手臂下夹住,碎碎念道:“我本来今天很高兴的。”

“小孩子才会喜怒无常。”项云间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爸爸们众筹给你买的礼物。”

乘风体会不到做别人爸爸的快乐,不知道这帮男生为什么如此热衷。

她用余光偷瞄了眼,发现里头是一个蓝色包装的盒子。

项云间:“便携式智能机器人。”

乘风振振有词:“我是一个很专心的人,不会背着老朋友去拥有别的狗子!”

项云间勾起唇角:“我问了专业的修理师,能不能从核心损坏的机器人里导出数据库。他说可以试试。”

乘风微张着嘴歪过头。

项云间揉揉她的头发,把袋子挂到雨伞的把手上,好笑道:“快回宿舍看看你的新狗子。”

什么呢?”

乘风抬起头,朝前方看了一眼。

雨小了不少,但还是有点大。

她说:“机器人是不能进水的。”

“哦……”项云间意味深长道,“一般来说,除了脑子,别的地方都不大会进水。”

乘风听出他在嘲讽自己。

这个人的面目怎么会那么丑恶?自己躲雨都要被他讽刺?

她往角落挪动一点,衣领却被身后的人拎住提了起来。

乘风想骂人,项云间径直拖着她走到商场门口,指着一台嵌入墙面的机器,示意她用身份卡刷一下。

乘风将信将疑地执行,机器中间的凹槽里推出一把橙色的大号雨伞。

项云间的语气放得很温柔:“懂了吗?”

乘风:“……”

项云间笑道:“人类的世界已经很便利了,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详细讲解一下。”

乘风把雨伞塞到手臂下夹住,碎碎念道:“我本来今天很高兴的。”

“小孩子才会喜怒无常。”项云间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爸爸们众筹给你买的礼物。”

乘风体会不到做别人爸爸的快乐,不知道这帮男生为什么如此热衷。

她用余光偷瞄了眼,发现里头是一个蓝色包装的盒子。

项云间:“便携式智能机器人。”

乘风振振有词:“我是一个很专心的人,不会背着老朋友去拥有别的狗子!”

项云间勾起唇角:“我问了专业的修理师,能不能从核心损坏的机器人里导出数据库。他说可以试试。”

乘风微张着嘴歪过头。

项云间揉揉她的头发,把袋子挂到雨伞的把手上,好笑道:“快回宿舍看看你的新狗子。”

什么呢?”

乘风抬起头,朝前方看了一眼。

雨小了不少,但还是有点大。

她说:“机器人是不能进水的。”

“哦……”项云间意味深长道,“一般来说,除了脑子,别的地方都不大会进水。”

乘风听出他在嘲讽自己。

这个人的面目怎么会那么丑恶?自己躲雨都要被他讽刺?

她往角落挪动一点,衣领却被身后的人拎住提了起来。

乘风想骂人,项云间径直拖着她走到商场门口,指着一台嵌入墙面的机器,示意她用身份卡刷一下。

乘风将信将疑地执行,机器中间的凹槽里推出一把橙色的大号雨伞。

项云间的语气放得很温柔:“懂了吗?”

乘风:“……”

项云间笑道:“人类的世界已经很便利了,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详细讲解一下。”

乘风把雨伞塞到手臂下夹住,碎碎念道:“我本来今天很高兴的。”

“小孩子才会喜怒无常。”项云间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爸爸们众筹给你买的礼物。”

乘风体会不到做别人爸爸的快乐,不知道这帮男生为什么如此热衷。

她用余光偷瞄了眼,发现里头是一个蓝色包装的盒子。

项云间:“便携式智能机器人。”

乘风振振有词:“我是一个很专心的人,不会背着老朋友去拥有别的狗子!”

项云间勾起唇角:“我问了专业的修理师,能不能从核心损坏的机器人里导出数据库。他说可以试试。”

乘风微张着嘴歪过头。

项云间揉揉她的头发,把袋子挂到雨伞的把手上,好笑道:“快回宿舍看看你的新狗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